社會|文學|美術|音樂|影視|攝影|戲劇|舞蹈

中國動畫電影70年:巔峰 混沌 復興

2019/07/21 11:10:29 來源:鏡像娛樂  作者:崔超越
   
中國動畫電影,風雨飄搖了70年,走到今天,終于又走上了上坡路。

image.png
《哪吒之魔童降世》未映已火。


  上映前半個月,動畫電影《哪吒》開啟了點映,反饋十分不錯。這意味著,《哪吒》要以票房黑馬的姿態闖入命途多舛的2019暑期檔。

image.png


  從屢遭詬病,到票房黑馬,諸人感嘆國產動畫電影終于崛起。殊不知,中國動畫電影早已走過風雨飄搖的70年,其間起起落落,曾經歷舉世矚目的高光時刻,而后一點一點丟失光芒。


  所幸,文化不死,初心能尋。


  破局


  中國動畫電影的出世,離不開萬氏兄弟。萬籟鳴、萬古蟾、萬超塵三兄弟,分別是新中國動畫片、剪紙片、木偶片的奠基人。中國動畫電影在萬氏兄弟改造的僅僅7平米的工作室中,蹣跚起步。


image.png
萬古蟾(右) 萬籟鳴(中)萬超塵(左)


  1926年,身在上海的萬氏兄弟制作了第一部動畫《大鬧畫室》。《大鬧畫室》片長僅十分鐘,沒有配音,中國動畫電影尚且處于雛形之中。

image.png


  中國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動畫電影,是1941年萬氏兄弟制作的《鐵扇公主》。

image.png


  1940年,美國卡通片《白雪公主》在上海放映,收效甚好。萬氏兄弟受此啟發,決心要做一部屬于中國人自己的高質量長動畫片。歷經一年半,長達1小時20分鐘的《鐵扇公主》完成,創下了亞洲地區第一部長動畫片的記錄。


  新中國成立前,萬氏兄弟撐起了中國動畫的大半邊天;新中國成立后,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肩負了全國八成的動畫制作。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是中國規模最大的美術電影制片,亦是中國歷史最老的動畫制片廠之一。前身是東北電影制片廠的卡通股,1949年成立美術組。1950年,遷到上海隸屬上海電影制片廠。


  文藝界百花齊放,上美廠人才濟濟。杰出人才包括中國美術電影創始人萬氏兄弟、漫畫家特偉、美術家靳夕、兒童文學家金近等。


  中國電影初入世,已是萬眾矚目。


  1955年,中國美術片在國際上首次獲獎,獲獎作品是由上海電影制片廠攝制的木偶片《神筆馬良》,在國際競選上獲得了兒童娛樂片一等獎。

image.png


  1955年,中國第一部彩色動畫片《烏鴉為什么是黑色的》,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制作完成。1956年,該片獲得第七屆威尼斯國際兒童電影節獎。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輝煌,與中國動畫電影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


  1957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正式建廠,當時旗下有剪紙、木偶、動畫部三大部門。


  多個中國動畫電影史上的“第一”在此誕生:


  1958年,第一部彩色剪紙片《豬八戒吃西瓜》;


  1960年,第一部立體電影木偶片《大獎章》;


  1960年,第一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


  1960年,第一部折紙片《聰明的鴨子》;


  1961年,第一部彩色動畫電影《大鬧天宮》;


  1963年,第一部彩色木偶長片《孔雀公主》;


  1976年,第一部水墨剪紙片《長在屋里的竹筍》;


  1979年,第一部彩色寬銀幕動畫片《哪吒鬧海》;


  1980年,第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美術片獎獲獎影片《三個和尚》……


  這些很多個“第一”創造了諸多奇跡。

image.png


  由萬籟鳴與唐澄合作導演的《大鬧天宮》歷時4年完成制作,在40多個國家上映、先后參加18個電影節展映。美聯社曾報道稱:“《大鬧天宮》比迪士尼的作品更精彩,美國決不可能拍出這樣的動畫片。”

image.png


  1979年,《哪吒鬧海》橫空出世。因為缺乏經驗,打算參與第33屆戛納電影節評選的《哪吒鬧海》錯過了報名截止日期。盡管充滿遺憾,戛納依然為《哪吒鬧海》安排了放映會。放映結束,這部東方電影獲得了戛納特地為其設置的臨時獎項:特別放映獎。

image.png


  除此之外,堪稱經典的動畫電影《雪孩子》《九色鹿》《天書奇談》,豆瓣評分為8.9、8.8、9.1,均是高分佳作,成為一代80后的童年回憶。

image.png


  至此,中國動畫電影已經走到90年代,左手是光明,右手是暗影。


  那些認真做電影的年代,成為了讓人懷念的過去。


  混沌


  體制與市場的沖擊是突如其來的,國企改革、電視的加入,突然打亂了電影市場的原有秩序。


  1980年中宣部通過了電影體制改革方案,包括對北影、上影、長影等六家制片廠實行“在國家計劃指導下,獨立核算,向國家征稅,自負盈虧”的改革。


  改革一直在緩慢進行,直到90年代初期,電視機得到普及,觀影不再是人們的少有的娛樂形式,電影廠普遍機構冗雜,盈利困難,體制內的工人并不占有工資優勢。

image.png


  人才急劇流失。


  上美廠里的年輕人紛紛南下,他們形容這場跳槽是“勝利大逃亡”,奔赴深圳。


  深圳有兩家動畫代工公司,美資的太平洋動畫和港資的翡翠動畫,這兩家公司做的事情很簡單——接下已經設定好人物、情節的動畫電影,工人只需將動作的過渡畫面“填充”出來。因為“計件工資制”,畫的快的工人月入過萬,遠高于上美廠的幾百元固定月薪。


  曾經啟蒙了日本動漫之父手冢治蟲、影響了宮崎駿的中國動漫行業,在那時更關心盛行于日本的“計件工作制”。計件付酬不鼓勵創新,不斷投入新的短片很費錢,而系列片只要搞好開頭的部分,角色和背景定下來以后就不會花太多功夫。


  之前中國動畫產業那種每一部短片都嘗試新手段的創作方式正在被拋棄。


  可以確定的是,從深圳引發的代工潮已然侵蝕了中國動畫電影的創作力。


  一面是本地創作力的枯竭,一面是外來文化的攻城略池,大量來自鄰國日本的動畫片傳入中國,90后的回憶被《鐵甲小寶》《灌籃高手》《圣斗士》等等動畫占據。

image.png


  與此同時,宮崎駿作品登上神壇,來自好萊塢的動畫電影吸引了更多目光——《玩具總動員》系列、《神偷奶爸》系列、《功夫熊貓》系列……中國觀眾一邊吐槽國產動畫電影的沒落,一邊為外國電影貢獻票房。


  2005年,喜羊羊橫空出世。盡管喜羊羊被人吐槽畫質低劣,“橫著走路”,但依然不妨礙其成為00后的主要回憶。國內影人逐漸有了IP化的概念,“喜羊羊”這個IP被開發得淋漓盡致。


  2009年,喜羊羊系列電影《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被搬上電影銀幕,獲得8621萬票房。隨后,喜羊羊系列動畫電影上演了7部,票房升高后又跌落,2015年之后不再上映。

image.png


  從2014年到2019年, 6部熊出沒系列電影票房累計超過25億元。

image.png


  低幼動畫電影成為市場風向標,加之2014年起,市場瘋狂推崇IP,中國電影市場野蠻增長。過分迷信IP,導致電影本身的內容、制作技術、工業化水準被放在了次要位置。


  《大頭兒子小頭爸爸》《豬豬俠》等基于大IP的動畫電影先后被搬上電影銀幕,中國動畫電影陷入低幼化漩渦。


  但中國廣大的兒童基礎仍然讓低幼化電影有了充分的賣座信心。


  復興


  2015年是一個分水嶺。


  2015年,歷經8年制作時長的《大圣歸來》上映。

image.png


  這是一部引發了國民級關注度的國產動畫電影,豆瓣8.3,總票房9.56億。盡管如同其他的動畫電影一樣,初期排片不占優勢,但《大圣歸來》依然依靠“自來水”的力量開辟出一個市場來。

image.png


  在此之前,不是沒有優秀的國產動畫電影。三部《魁拔》,豆瓣評分為7.9、7.8、8.2,票房僅305萬、2535萬、2425萬。最好的票房不過是喜羊羊最差票房的三分之一。


  究其原因,《魁拔》IP受眾較窄是其一,定位不清晰是其二——大人不去看,小孩看不懂。


  《大圣歸來》的意義,就在于給了中國動畫電影市場的一劑強心劑。它是首部票房達到十億級的中國動畫,證明了國風動畫市場的強勁;同時也為中國動畫電影指明了方向:合家歡、成人向、高工業水準。


  《大圣歸來》將國風融入動畫之中,情節緊湊,人物性格鮮明,對話也有了智商。世人仿佛看到了中國動畫電影冉冉升起的明天。畢竟中國動畫電影沉寂了太久,大家都在為希望買票。


  在市場的鼓勵下,反低幼化的中國動畫電影開始復蘇,每一年都有一兩部引發國民級討論的電影。

image.png


  中國長達5000年的歷史資源相當豐富,值得深挖,《大魚海棠》《大護法》《風語咒》《大魚海棠》《白蛇:緣起》相繼登場。

image.png


  但票房都不如《大圣歸來》樂觀。票房高的《大魚海棠》5.65億,《白蛇:緣起》4.49億;但也有《大護法》8760.3萬,《風語咒》1.12億。


  單部電影的成功并不能代表整個動漫行業的崛起,一個完整產業鏈的打造,需要數十年的積累、對此充分信任的投資方、充沛的人才基礎…… 而中國動畫電影斷層了太久。


  盡管觀眾給了面子,但批評的聲音沒有停止過,主要集中在敘事能力較弱、美術畫面有待提高。

image.png


  如今《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評論,也逃不過這兩點。有人說,在這里看到了國產動畫電影的崛起;也有人說,改編得亂七八糟,劇情尷尬。


  中國動畫電影曾在資本與商業化的影響下一蹶不振,又在商業的運作下重拾希望——賣座的中國動畫電影不再局限于低幼化單維度,我們看到了濃墨重彩的中國風電影登上銀幕,獲得掌聲;我們看到了中國傳統文化與先進技術的結合,獲得票房。


  中國動畫電影,風雨飄搖了70年,走到今天,終于又走上了上坡路。


  它經歷過巔峰、走過了最壞的時代,如今可以是更好的時代。

  原標題:魔童哪吒降世前,是中國動畫電影巔峰、沉淪、復興的風雨70年


  (編輯:李思)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吉林快三合吉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