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文學|美術|音樂|影視|攝影|戲劇|舞蹈

2019年青年導演的困難變了嗎?

2019/07/20 08:25:03 來源:悅幕中國電影觀察   作者:龐宏波
   
截至目前,今年電影市場片荒導致的“真空地帶”越來越明顯,人荒被迫沖擊著越來越多的人投入賣保險大軍,錢荒則加劇著片荒和人荒。

微信截圖_20190720082636_副本.png


  片荒、人荒、錢荒。


  截至目前,今年電影市場片荒導致的“真空地帶”越來越明顯,人荒被迫沖擊著越來越多的人投入賣保險大軍,錢荒則加劇著片荒和人荒。


  而從2018年開始,電影市場已經呈現出了“新”的特點。新人才、新類型、新題材成為了市場創作的方向。而在今年市場低迷的當下,優質類型片的話語主導權也在加重。


  這些特點,都在預示著青年導演的“困難”發生了改變。從青年導演扶持計劃出道的寧浩,在十幾年前最大的困難在于找不到投資。但現在,各類導演扶持計劃林立,錢早就不是青年導演面臨最大的問題。


  從這兩年電影市場的發展來看,青年導演面臨最大的問題在于產業問題。是否足夠地 有類型化元素、是否能夠和大眾產生情感共鳴、是否能夠高效協作完成拍攝,這些問題擺在了比“錢”更靠前的位置。


  行業寒冬,所影響的必然不只是今年下半年的市場,而是未來的產業發展。那么在這種“逆勢”當下,如何能夠幫助青年導演最快速的和大眾產生聯系,就成為了整個行業的迫切任務。在新興崛起的電影節創投會,也在跟隨市場風向進行調整,從而扶持和服務于青年人才。


  新人崛起


  激活。

微信截圖_20190720082649_副本.png

  
  如今的中國電影市場,雖然已經跨越過了600億的總票房,但總體上依然是一個“半激活”的狀態。


  原因在于超過6萬塊銀幕的終端市場僅僅承載著550部院線電影,其中超過300部院線電影的票房低于百萬。這也就意味著,6萬塊銀幕要去爭奪250部影片的“供血”,一旦觀眾不再被低價所牽制,靠著內容吸引主導就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

微信圖片_20190720082657_副本.jpg

  
  今年,觀影人次同比下跌近一億。存量觀眾的流失,帶來的就是終端市場的“寒冬”。


  但實際上,6萬塊銀幕不是終點,起碼在政策引導上市場還需要2萬塊銀幕的填充。而550部院線電影也不是終點,因為550部院線電影背后是1082部電影產量,這意味著有近一半電影無法登陸影院。


  上游和下游存在的空間“偏差”,就是中國電影的未來。


  但從2018年開始,華語電影票房前五名中有三部都來自于青年導演,而如果擴大到前十名,那么青年導演執導的影片數量為六部。

微信圖片_20190720082706_副本.jpg

  青年導演不僅快速涌入市場,而且憑借著對于題材和類型的敏感和創新,迅速成為了市場的中心。畢竟《我不是藥神》在之前的電影市場從未出現過,而這部電影來自于文牧野的長片處女作;畢竟《唐人街探案》已經成為了一個可以延伸的系列化IP,而這個系列由青年導演陳思誠主導。


  今年,郭帆憑借《流浪地球》讓國產科幻第一次在市場“站立”,郭帆、寧浩、韓寒為主導的春節檔競爭格局,除了票房的高低差別之外,拉長整個市場周期來看,這是年輕一代導演的集體較量。


  但從春節檔之后,截至目前并沒有其他青年導演的作品在市場有太亮眼的表現。尤其是“逆勢”當中,最能夠看清楚市場和產業的缺點。在整個市場充滿變數的當下,工業化、產業化、市場化的缺點被極大程度上暴露。


  創投只是門生意嗎?


  青年扶持。

微信截圖_20190720082715_副本.png

  
  其實這已經是整個產業密切關注的一個趨勢,從官方背景的扶持計劃到民營影視公司的扶持項目,再到如今各大電影節的創投會。


  青年扶持,被前所未有的重視。


  這兩年,國內幾大熱門電影節創投會成為了集中地,被看作是看到中國電影未來的窗口。而電影節也努力的在創作者和企業之間嫁接溝通橋梁。


  從初衷來看,這是毫無問題的。但從結果來看,可能并非如此。


  從目前來看,電影節創投會走出來絕大多數電影都有兩大特點:


  一、類型小眾。由于大多數參與電影節創投會的創作者均為青年影人,所以在“學院派”到市場的過渡中,往往選擇藝術氣息濃重的小眾類型片。但其實,中國電影市場有其不可忽視的特殊性。


  一方面,是電影市場的觀眾處于一個成長階段,對于高質量藝術片的接受能力有限;另一方面,是電影產業體系不完善,小眾類型片能夠得到的產業資源少之又少。


  但整個大眾市場充滿了“饑餓感”,真正能夠符合大眾審美需求的優質類型片沒能被滿足。而真正在市場取得成功的創投會項目,往往是優質類型片和有類型片基因的青年人才。


  二、過于看重文本。其實創投會和電影節不能單一的畫上等號,某種程度上創投是一個金融概念,是電影在成型之前的投資行為。但電影節是一個藝術概念,是電影在完成之后的表彰行為。


  由于國內電影節處于一個初期階段,往往在創投會的身上有比較濃重的“電影節基因”。過于看重電影文本,但忽略電影的市場接受能力,這同樣導致了大量創投項目無法順利進入市場。

微信截圖_20190720082723_副本.png

  
  其實在國外頂級的電影節,創投更多是一個服務平臺。例如戛納國際電影節的創投工坊,十幾年時間推動了超過200個電影項目開發,其中145個進入市場。


  經過了幾年的摸索,國內電影節創投會也漸漸找到了方向。首先,創投會不只是生意,而是一個平臺。其次,創投會的根本不只是嫁接,而是服務。


  今年,上影節創投單元隆重推出了全新的電影新人孵化子單元:創投訓練營(SIFF NEXT)。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也首次推出了H!Action創投會,這是國內電影節創投會走向服務型的一個標志。


  青年導演缺的還是錢嗎?


  工業化。


  這幾年市場進入到調整期后,對于產業化和工業化的呼聲越來越高。由于這個市場進入到了以“新”為核心的增長階段,那么如何在圍繞青年導演做產業化和工業化的“建設”就成為了一個必然。


  從電影節創投會的發展來看,進入到服務型平臺的新階段也是自身發展的必經之路。

微信圖片_20190720082730_副本.jpg

  
  海南島國際電影節作為新興舉辦的電影節,在今年首次推出了H!Action創投會。除了600萬的史上最高創投獎金之外,在一開始就明確了自身的定位,聚焦服務商業元素突出的類型電影。


  今年國產片,除了春節檔之外,真正能夠在市場掀起水花的是優質的港產類型片。這其實已經說明如今市場對于優質類型片的需求有多大,但是青年導演體系里類型片往往是一個極其容易被忽略的一點。


  其次,創投會共設立了培訓工坊、Action市集、駐島寫作、海影計劃、創投機會等諸多服務型項目。例如Action市集,就是邀請影視行業資深的劇組成員,搭建平臺進行交流。

微信圖片_20190720082734_副本.jpg

  
  這其實某種程度上給青年影人提供了產業化“圍墻”,從整個市場的產業化進程來看,顯然具有很強的象征意義。


  由于整個市場意識到了新人的重要性,所以“熱錢”的流向一方面是頂級大導演,一方面就是青年人才扶持。這某種程度上解決了青年影人最需要的困難,但如今市場的需求和產業的需求,勢必需要在有了基本的“錢”作為保障之后被放大。


  資源和錢,永遠是給予青年人才的“第一步”,真正能夠嫁接市場和人才的永遠是“服務”本身。


  畢竟當畢贛去拍攝《地球最后的夜晚》、路陽拍攝《刺殺小說家》,擺在這些青年人才面前的最大的困難并不是“錢”。而在行業寒冬的現實“逆勢”里,如何完善電影工業體系才是“抗凍”的最強法則。


  (編輯:夏木)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吉林快三合吉林快三走势图